当前位置:恋上你看书网>玄幻魔法>星照我[娱乐圈]> 第9章 第九粒星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9章 第九粒星(1 / 1)

昨晚,他离开餐厅之后,觉得心烦意乱,去窗边抽了根烟,回来的时候路过餐厅,看到陆永思悄悄往红酒里倒了一些白色粉末。

就算温念枔是他女朋友,他下药也是犯罪。

本该和陆永思划清界限的他,竟鬼使神差般跟了脚步上去,又鬼使神差地救下了没有意识的她。

这可是在剧组,人多嘴杂,陆永思都敢这么做,应该是算准了这个女孩子还没出道,无权无势,醒来之后不敢和他对抗。

他以往做得那些混账事,江槐多少有听闻一些。

不过因为易珲一直帮他善后,替他兜着,私底下赔了不少钱和资源,所以没有女孩出来指证他,也就这样不了了之。

和煦阳光透过落地窗,照射在客厅的沙发里、地毯上,细微轻尘和着光线浮动。

温念枔觉得没有什么话会比“陆永思不是你男朋友吗”更让她恶心了,就算从江槐口中说出来,也不行!

她捏紧拳头,用尽全身力气,往抱枕上重重砸了下,“才不是!他造谣,我都不认识他,这个混蛋。”

看她气成这样,江槐默了一瞬。

温念枔说自己不认识陆永思,难道陆永思这么做,只是为了气他?

从那场莫名其妙的选秀开始,已经六年了,陆永思为了赢过他,无所不用其极,现在居然连无辜的人都不放过。

他庆幸自己管了这件事。

如果有姑娘因为他而受伤,被毁了人生,他这辈子无论如何也不会好过。

“如果你想报警或是想做别的,我可以当人证。”江槐说,“我看到陆永思往你杯子里放了东西。”

温念枔霎时愣住。

原来江槐什么都看到了,他救了她,所以她才会出现在这里。

又一次。

可是,对于江槐来说,自己就是个陌生人,值得他冒着得罪当红艺人的风险救她吗?

陆永思可是圈内著名的资源咖,得罪了陆永思,会不会对江槐的演艺事业有影响?

更何况,陆永思既然敢在剧组做这种事,肯定是想好了善后的手段,江槐什么都看到了,会被踢出剧组吗?

她比谁都清楚,江槐等了多少年,才得到这一个机会。

如果不是恰好被江槐看到,陆永思昨晚真有可能对她下手了。

温念枔不敢再往下细想,只觉得自己不能再牵连江槐了。

片刻后,她垂下眼睫,轻声道:“昨天喝下那杯酒的时候大概是一点半。”

说到这里,她指着墙上的挂钟,“现在是八点半,不到十二个小时,而且我没有去过洗手间,我去验血或者是验尿,应该能验出东西。”

江槐望着她。

她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成熟,刚毕业的女孩子,在剧组遇到这种事,就算不是大哭大闹,也不至于平静得像个没事人。

这么短的时间内,她先是从房间里找了武器保护自己,又冷静地分析了接下里需要做什么,甚至在他说出“陆永思”这个名字之前,她都没有透露过昨晚发生的事。

是有什么顾虑吗?怕牵连到他?

温念枔见他没说话,接着道:“我知道剧组的关系错综复杂,江老师救了我,我已经很感激了,所以不要再为了我这样一个陌生人得罪陆永思了,我可以处理这件事的。”

陌生人吗?

江槐低垂下眸,薄唇紧绷成一条线,挡住了所有的情绪,让人看不清他此刻在想什么。

一时间,他没有说话。

厅内寂静得可怕。

温念枔浑身不自在,是她说错了什么吗?

片刻后,江槐往前倾身,拿起桌上的盒子,看向她的眼神中多了些晦暗,“介意我抽支烟吗?”

温念枔抿唇,摇头,“不介意。”

江槐站起来,走到墙边,打开排气扇,然后从烟盒里取出一支烟,摩挲在修长的手指间,偏头,火光亮起,白色纸圈被点燃。

温念枔一直知道他会抽烟,并不意外,只是没有看过他是如何优雅地拿出一支烟,继而点燃它,放到唇边。

他走到窗前,逆着阳光,身姿笔挺,侧脸轮廓分明而立体,五官精致深邃,仿佛雕塑,不说话时,却又带着一股无形的威压。

温念枔觉得自己的愿望实现了。

她正在光明正大地观察江槐的生活。

“你有没有车?”江槐走到茶几前,倾身将桌上的烟灰缸挪到自己面前,手指抖落,坐回原来的位置,“没有的话我让岑祎送你去。”

这话提醒了温念枔,她现在连助理都没有,她这个咖位,剧组怎么可能派车。

温念枔眨了眨眼,“我没有,但是我有办法,你可以借我手机打个电话吗?我手机不知道丢在哪了。”

江槐手指轻弹,将还剩半截的烟摁倒烟灰缸里。

从兜里拿出手机递给她。

两人坐在沙发的两侧,中间隔了一段距离。

温念枔刚想站起来,江槐便往她身边挪动了大半,沙发上的空白瞬间缩短至十几厘米。

她没敢仰头,脑袋正好贴近他的鼻尖。

湿热气息随着呼吸,拂过额头。

温度逐渐攀升。

温念枔烫红了耳朵。

再和他单独待在一起,她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因为缺氧晕倒在这里。

她正伸手接过,门口忽然传来声——

“不好意思哥,我什么都没看到,我出去了,你办完事喊我。”

房间里的气氛被这莫名其妙的话打断。

温念枔接过手机,脸颊红得厉害。

三秒后,刚才闯进来的人,用手蒙着眼睛,又打开了门。

“哥,我不是想催你,但是今天九点半有剧本围读,我们不能迟到。”

“岑祎,回来!脑子里整天想什么?”

江槐站起来,朝着门口走过去,压低声音,和他说了几句话。

岑祎点了点头,很快关上门又出去了。

岑祎这是误会了?

温念枔觉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,拿着手机,指了指窗户方向,“我去打个电话,谢谢江老师。”

“好,我帮你叫了车,岑祎会陪着你去化验,有什么事尽管让他去办。”

江槐说完,随意抓了下额前刘海,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没等她回答,径直走进了卧室。

“谢谢江老师……”

温念枔端详着那抹修长的背影,在他即将踏入卧室之前,突然想到她刚把他的房间弄得一团乱。

“等等!”温念枔大喊。

江槐脚步微顿,回过头,女孩几步冲到了他身后。

她低着头,讪讪道:“不好意思江老师,我东西还在里面,我能先去拿一下吗?对不起对不起。”

江槐不疾不徐地瞥了一眼,他的衣服七零八落地散在地毯上。

她指的是这个吗?

果然,她没等他搭话,立刻跑进卧室,蹲在衣柜旁边,翻翻找找。

尽管她用身子挡住动作,但江槐也看得出来,她没在找东西,而是在整理他的衣服。

房间内很静,温念枔只能听到自己的手指摩擦过衬衫的细微声音。

她蹲在地上,动作像放了慢速,脑子里思考着要如何自然又不做作地站起来,再优雅而不扭捏地将衣服放回原处。

“温念枔。”

江槐忽然开口,声线像结了风霜,冷冽异常。

温念枔停顿了下,慢慢回过头去,本能地用身体挡住一片狼藉。

她嗓音很轻,“不好意思江老师,我还没有找到。”

抬眸的瞬间,正好与他幽深的目光对上。

江槐靠在门框边,偏着头,一瞬不瞬地凝视她。

那双乌黑好看的瞳眸里,没有温度,没有情绪,让人无法琢磨。

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悄然蔓延开来。

温念枔只觉得,那颗原本拉近距离的泪痣,此刻也变得冷淡漠然。

半晌,江槐不紧不慢地走到她跟前,慢慢蹲了下来,将她以为藏得很好的衬衫拿起来,然后,打开另一道柜门,拿出衣架,慢条斯理地一件件挂好。

温念枔没敢仰起头看他,也没敢站起来。

原来,她自认为掩饰得很好的小动作和心思,在他眼里竟是这样的明显,让她无处遁形。

在他心中,自己一定很可笑吧?总是自作聪明地耍着那些拙劣的小聪明。

江槐将衣服重新挂上,缓缓合上柜门。

顷刻后,他伸出手,送到她面前,“不站起来吗?”

温念枔呼吸一滞,终是抬起了胳膊,放在他掌心里,咬了咬唇道:“对不起江老师。”

江槐扶着她,搀扶着她站稳,敛目望了她几秒,才松开手,“你为什么总是在道歉?”

“我……”

温念枔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话来。

江槐定定看着她,“你没有给我带来任何麻烦,任何人看到一个女孩子遇到那种事,都会那么做。你什么都没有做错,不需要和我道歉,况且……你知不知道,既然你不认识陆永思,他为什么要对你做这些?”

她目光愕然。

陆永思拿她手机那晚,刻意提到江槐,她就猜到他们之前多少有些恩怨,但是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,最重要的是她不想给江槐带来任何麻烦。

她的牙齿轻轻咬了咬下唇,“我以为……”

“以为什么?”

江槐接过话,瞳眸深不可测,“以为我帮了你,陆永思会针对我,他比我红,就可以把我踢出剧组?又或是,今后处处为难我,所以你觉得内疚愧疚,怕连累我,不想让我插手这件事?”

温念枔一时惊讶,他什么都知道,她什么都瞒不住。

江槐:“我说过,陆永思是因为我才针对你的,如果你昨天真的出了事,你觉得我会好过吗?我可以什么都不管吗?”

温念枔微怔片刻,她从没见过他这么严肃的说话。

一字一句落到温念枔心上,都像石子投射湖中,漾开了水面,在她心里叠起波纹,层层不断。

她只是一心想着,自己不能麻烦他,也没有理由麻烦他。

完全忽略了站在他的角度来看,是一个一直和他作对的人渣,不惜对另一个无辜的女孩下手。

江槐说得对。

如果她昨天出了事,他会一辈子良心不安。

她一直都知道江槐是全世界最好的人,尽管过了这么多年,尽管他早就不记得自己,他还是一样,对一个陌生人再次伸出了手,想把她拉出黑暗。

温念枔垂眸,刚想开口,却被一阵声音打断。

岑祎气喘吁吁地跑进来,“哥!我真的不是想打扰……”

听到这动静,江槐猛地闭上了眼睛,眉心紧蹙,“我有没有说过进房间要敲门?”

岑祎听话地后退三步,“郑重”敲了敲打开的门。

温念枔被他们的相处模式逗笑。

“密码六个七。还有,这件事,我会处理的,给你带来困扰,很抱歉。”

说完,江槐收回目光,没给她回答的机会,径直走进洗手间,提高音量对岑祎道:“说。”

岑祎大喊:“刚才副导演通知,围读提前十五分钟开始。”

洗手间的门关上之前,从里面传来句回答,“知道了。”

正凝神间,水声哗啦啦响起。

江槐在洗澡。

温念枔的脸颊渐渐发烫,怔了怔,退出了房间。

握着江槐的手机,她才反应过来居然连他的手机密码都知道了……

真是越来越出息了。

不过现在来不及思考太多,她输入密码,按下一串数字。

那边很快接通,嗓音低沉,“喂?哪位?”

温念枔捂着嘴,走到角落,才敢说话,“哥,是我。”

她哥哥季明泽。

是一位在娱乐圈叱咤风云的电影出品人,同时也是华晟集团的总裁。

季明泽和爸爸姓,她和妈妈姓,长得也不像,加上家里刻意低调,所以圈内很多人并不知道季家还有一个学表演的小女儿。

温念枔其实并不想让季明泽插手她的事。

从电影学院毕业之后,她和季明泽犟了三个月,他才同意她签约一个和华晟没有什么生意来往的公司。

可现在,也是没办法了。

陆永思背后还有星延和易珲,他又正当红,没有那么好对付。

电话另一头的季明泽习以为常,“怎么换了一个手机?还没开机,就撑不下去了?我早说了那个苦你这身子骨吃不消。”

听到季明泽的声音,还是和往常一样,她鼻头忽然酸涩。

念书的时候,温念枔性格比较温吞,经常独来独往,平时没少受欺负,但只要季明泽知道了,都会帮她揍回去。

男人坐在车子里,黑色的阿斯顿马丁像精密机器里的零件,卡在东二环的车流中间,纹丝不动。

季明泽低头看了眼手表,马上九点了,九点半有个电话会议要开。察觉到电话另一端的沉默,他眉头微皱,让司机关掉音乐。

季明泽的声音再次响起,带了几分担忧,“出什么事了?被欺负了?”

温念枔吸了吸鼻子,泪水还是掉了下来,“哥,我好像被人下.药了。”

季明泽眸色一凛,“你在哪里?”

温念枔:“还在横店,现在准备去市里做个检验。”

季明泽眼底暗沉,手背上的青筋若隐若现,“是圈内人做的吗?苏锐人呢?她怎么照顾你的?怎么能让这种事发生?”

“哥,我没事,剧组有人救了我,锐姐有事回北京了。”温念枔知道他生起气来,谁也拉不住,连忙解释,“是圈内人,但是……”

季明泽厉声道:“但是什么?像小时候一样,你不想追究了?这事由不得你,谁干的这混账事,是不是不想在圈里混了。”

他声音越来越大,带着浓重的怒意,前排的司机听得大气都不敢喘。

“不是。”

温念枔擦干眼泪,啜泣道:“哥,我要追究,你帮帮我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