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恋上你看书网>玄幻魔法>星照我[娱乐圈]> 第2章 第二粒星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2章 第二粒星(1 / 1)

明星不是一般都和自己的工作人员坐在一起?机场柜台随机给她选的座位,怎么就和江槐坐在一起了?

温念枔还没回答,江槐已经扣紧了安全带。

“不用麻烦了,我就坐这里吧。”

“哥,可是这样不太方便吧……”岑祎说。

江槐抬眸,望向他,“我又不红,没人认识我,不会有人打扰的,放心吧。”

温念枔紧张得咽了口唾沫,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,赶紧转过身去,准备像江槐说的那样,不认识他。

岑祎还是有些不放心,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。

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。

她脸上白净,似乎没有化妆,还戴了眼镜,但第一眼看过去,仍会被她的眼睛吸引,大而黑白分明,透明干净,眉毛细长。一头乌黑的长发散下来,垂到腰际,黑色连衣裙更衬得皮肤雪白,给人有种易碎的清澈感。

最重要的是,岑祎看她专心玩着手机,没有对江槐过多关注,大概是真的不认识,才稍微放下心,坐回自己的位置。

虽然他家艺人不是正当红,但也曾经被私生粉追过机。

那次搞得江槐都生气了,作为贴心助理的岑祎不得不小心。

温念枔侧过身子,靠向里面,将声音调到最大,忽视外界声音,摁下自己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,尽量平复情绪。

她应该装得挺好吧?

江槐认不出来她是一个小时前举着相机的女孩吧?

当初为江槐开“逐星”这个站子,是在他没有消息的那几年,没有新动态,自然也留不住粉丝。

她不想看到粉丝越走越多,只好找代拍和摄影师买下江槐所有活动的图,还第一次死皮赖脸地求季明泽,让他找圈内朋友要了一些《天光之前》的未公开剧照。

季明泽知道她追星,还骂了她一顿。

三年时间,“逐星”每天都会更新一组新图,从未断更。

尽管杯水车薪,但也有一些粉丝习惯了每天都存一组“逐星”的图,慢慢的,那些粉丝和她一起等到了江槐毕业回国那天。

江槐回国之后,每次公开行程温念枔都努力拍图,为此苦练了摄影技术,图片质量越来越好,“逐星”成为了江槐最大的粉丝站。

不过,因为答应了季明泽不再追星,同时也担心江槐如果发现自己是他的“站姐”,又在圈内某些场合见到她,难免会怀疑自己处心积虑接近他,把她当成私生,艺人对这种事还是很敏感的。

所以,她是“逐星”皮下这件事,绝不能暴露。

思及此,温念枔转身的幅度更大了些,但不管再怎么往座位一角缩,飞机上的空间不大,她还是清楚感觉到,自己距离江槐的距离,不到半米。

清晰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水生调香气。

像是苍翠山林里潺潺而过的清澈溪流,带着山泉特有的沁凉和舒爽,令人沉醉。

温念枔闭起眼来,缓缓深嗅一口,舒适的味道瞬间萦绕鼻腔。

她脑海里不禁浮现出,江槐早晨出门时,站在全身镜前,往自己的肌肤上轻轻喷上香水的场景。

老天爷,如果能让她光明正大观察江槐的生活一天,就算这辈子只能吃香的喝辣的,她也愿意啊!

所以——接个生活类慢综吧,哥哥!

“女士们,先生们,欢迎乘坐……”

机舱内传来登机前的提示音。

温念枔微微偏了偏脑袋,悄悄看向江槐。

他正闭着双眼小憩,长而卷翘的睫毛轻颤,薄唇微抿,呼吸均匀而平稳,胸腔有规律地些微起伏着。

他一定很累吧,才会抓紧一切碎片时间休息。

温念枔心中波动,渐渐望得失了神。

刹那后,眼前的男人忽然睁开了眼睛,直直盯着她。

温念枔猛然惊吓,下意识地将头转向一边。

完了完了,偷看被发现了。

是不是该说点什么,缓和一下气氛?

——“嗨,我看你眼熟,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?”

呸!太土了,什么烂借口。

——“不好意思啊,我感觉你有点像那个明星,叫什么‘江槐’来着,你看过他拍的戏吗?很好看噢,推荐你看一下……”

温念枔用手挡住脸,在心里嘀咕着,“好好好,这个说法还勉强过得去。”

接下来的几秒尤为漫长。

直到她感受到,有只手掌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温念枔愣了下,旋即回头,视线瞬间交汇在一起。

江槐微微抿着唇,然后指着自己的耳朵,用口型慢慢对她说:“耳——机。”

空姐也站在江槐身后,用同样的口型和她说话。

温念枔瞬间反应过来,连忙取下耳机,“不好意思啊,我忘了起飞前要摘耳机。”

江槐微不可察地扬了扬眉,“你会说话?”

他为什么这么问?

温念枔瞪大双眼,用力点头,“我、我、我……当然会啊!”

她这句话一说完,江槐的眼神明显又变了。

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可怜意味。

江槐顿了片刻,忽地一笑,特意放慢说话速度,“你很厉害,讲话很清楚。”

“不不不,”

温念枔指着自己的耳朵,着急解释,拼命摆着手,“我能听到,我也会说话,我是正常人……”

刚说完,似乎觉得不对劲。

女孩脸色变得通红,认真解释,“我不是说聋哑人不正常的意思。”

江槐扯唇,低笑了声,“刚才空姐一直让你摘耳机,但你没反应,之前我朋友和你说话,你也没有回答,我以为你听不到。”

温念枔默了一瞬,场面正在变得尴尬,“我刚才只是,只是……”

江槐笑,“只是什么?”

温念枔紧张得咽了口唾沫。

只是……因为你的脸太好看,我看入迷了没听到周围声音。

温念枔加重语气,“耳机里的声音太大了,我没听到有人和我说话,”

说完,她也不敢再看江槐的反应,赶紧低下头去。

这抓马经历都能去小红书发贴了,标题就叫“因为爱豆太帅我看得入迷了说不出话,结果他以为我是聋哑人”。

空气静默下来。

温念枔只能听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,砰、砰、砰……像是要冲破喉咙蹦出来。她揉了揉心口,努力平复呼吸频率。

转瞬后,身旁传来声音,慵懒带笑。

“不好意思,我还以为你戴的是助听器,我看错了。”

她随着声音抬眸,再次望向江槐。

他将帽子盖在脸上,帽檐拉得极低,露出半张脸,线条分明,唇角带着几分浅浅的弧度,喉结微动。

温念枔转过身去,放松靠在座椅上。

也学他,用帽子盖住半边脸,酝酿睡意。

机舱内传来广播:“女士们、先生们,早上好,我们的飞机即将起飞,请您再次确认安全带已经扣好系紧,手机或其他电子设备已调至飞行模式,祝您旅途愉快,谢谢!”

温念枔不禁扬起嘴角,眉眼舒软。

去横店的第一天,即将踏入未知领域的第一天,注定是一场充满奇遇的冒险。

她开始期待。

一个半小时后,航班顺利抵达。

温念枔刚走出廊桥,便接到经纪人苏锐的电话。

苏锐是天策的经纪总监,也是她的经纪人。

苏锐急忙开口,“念念,到了吗?我派了车在停车场等你,待会到了横店,直接过来试妆。”

温念枔背着包,走在离江槐五步远的身后,小声道:“姐我到了,还没拿到行李。”

“你累不累?状态怎么样?”

苏锐好像正在吃饭,讲话有些吞音。

温念枔扬手,揉了揉鼻尖,“挺好的姐,我昨晚睡得很早。”

苏锐笑了笑,“那就好,今天试完妆,没什么问题还有半个月就开机了,我们争取早点定下来,也好对你哥有个交代。”

她哥哥是季明泽。

一位在娱乐圈叱咤风云的电影出品人,同时也是华晟天下CEO。

季明泽和爸爸姓,她和妈妈姓,长得也不像,加上家里刻意低调,所以圈内很多人并不知道季家还有一个学表演的小女儿。

温念枔其实并不想让季明泽知道她的行程。

从电影学院毕业之后,她和季明泽犟了三个月,他才同意她签约一个和华晟没有什么生意来往的公司。

温念枔抓紧裙子一角,“好的姐,我会尽力的。”

苏锐听出她的不自信,“别紧张啊念念,你在学校的表现你哥都发给我看过了,非常非常优秀,你一定可以的。”

说罢,她抬高声线,“汐然马上出工了,我先挂了啊,到了横店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谢谢姐……”

温念枔口中的话还未说完,苏锐便挂断了电话。

苏锐口中的“汐然”是宋汐然,天策世纪的一姐,当红流量小花。三年前通过大爆的仙侠剧《青门令》一炮而红,一举晋升为娱乐圈顶级流量花,同剧的男主角周屿更是乘着这部剧的东风扶摇直上,现已是国内第二位戛纳影帝。

虽然宋汐然发展不如周屿,还是在偶像剧里打转,但去年又爆了一部现偶剧,流量维持得很好,资源大有更上一层楼的趋势。

和天策签约那天,宋汐然和苏锐是一起来的,还送了她一只手表,说是签约礼物。

她才知道宋汐然也有天策的股份,是她的老板之一。

其实温念枔对这位顶流小花的印象非常好。

她长得漂亮,业务能力又强,性格也很爽朗,没有半点当红明星的架子,和季明泽签的那些艺人不一样。

温念枔猜测,或许是苏锐有成功打造出当红小花的经验,季明泽才会同意她和天策签约,还必须让苏锐做她的经纪人。

温念枔和江槐隔着五六米的距离,站在转盘前等行李。

她戴着墨镜,不时往江槐那边瞥几眼。

顺利的话,她现在已经换了身装备,和接机的粉丝一起,目送他上车离开。

她很喜欢江槐身边围满粉丝的感觉,好像全世界都来爱他了。

今天交集有点多,还差点出事,飞机上也和他说了几句话,他对她应该有点印象的。

她不敢冒险。

一等到行李,为了不起疑心,温念枔准备立刻走。

却被岑祎叫住了。

她回头。

看到岑祎从兜里拿出一条银白色的手链,“小姐姐,这个是你掉的吗?”

闻言,温念枔低头看向手腕,才发现手链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,连忙从他手上接过,“谢谢,是我掉的,我都没发现。”

岑祎摸了摸后脑勺,笑得一脸腼腆,“那就好,是我哥在飞机上捡到的,”说着,他指向不远处的江槐。

岑祎解释,“他也有条一模一样的,我还以为是他掉的,检查了才发现不是,他说可能是你掉的,让我来问问。没想到真是你的。”

温念枔的脸颊又迅速蹿红。

能不一样吗?她就是看到江槐戴了才特意找SA提前订的同款,换衣服的时候却忘了摘下。

温念枔只想原地消失,尴尬笑道:“是吗?那还真挺巧的。”

“对啊,”岑祎还想说什么,温念枔拿起手机,假装接了个电话。

“师傅,您到了是吗?麻烦您等我一下,马上就出来。”

温念枔找准时机开溜,“麻烦您帮我……和您哥哥也说声‘谢谢’,我车到了,先走了,再次感谢您。”

对着江槐,她可能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岑祎被夸得有些脸红,“没事没事,举手之劳。”

下一秒,眼前的女孩快速消失在他的视线里。

江槐挑了下眉梢,推着行李往前方走去,和岑祎一块出了机场。

有点出乎他意料的是,杭州接机的人还不少,估计都是看了《肃杀》来的,收完信和花,坐上车时,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。

关门堪堪关上,岑祎便迫不及待地问:“我突然想起来,你这手链不是品牌送的吗?好像下个月才发售,怎么这也能撞款?”

“没什么奇怪的,”江槐的长指把玩着银色手链,漫不经心道:“品牌又不止送我一个。”

就是,有点巧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