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恋上你看书网>武侠修真>朕就静静看你表演> 第29章 一语成谶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29章 一语成谶(1 / 1)

【29.父母命媒妁言白首如新】

这边叶修撰摩拳擦掌要在翰林院做一番大事业,同姚栩一较高下。而另一边,他选定的对手,默默无闻的姚编修,却满心惦念着段鸿声的下落和静安长公主追查银铃的进展。

那天自城郊马球场归家,月仙一语不发,不仅是因为惊了马,更因为薛敢居然知道姚岑心悦段鸿声。

但姚家众人都以为月仙是因为惊了马被吓坏了,再加上她的腿伤须得尽快擦洗换药,并且最好先卧床修养一会,故而是姚岚以姚家的名义亲自去临川侯府道谢。

没能亲自登门致谢多少有些失礼,但对临川侯而言,姚栩来不来并不要紧。倒不如说,姚岚代替姚家前来拜访,比姚栩登门更合他的心意。

尤其是姚岚近两年在吏部的风评越来越好,他手上还把着官员考核评定的差事。临川侯虽然自己用不上,但若能跟姚岚攒下几分交情,日后自然也好提拔一下自己的旧故和姻亲。

姚岚从临川侯府回家之后难得地夸了连濯,说他既沉稳且识大体,有肚量又能容人。

月仙不禁十分好奇,连濯究竟如何能让一向严格的父亲赞不绝口。

姚岚感叹自己的女儿还是心思单纯了些,月仙打小是在家里宠着养大的,姚家虽然不是勋贵,却绝不可能让她受到半点委屈,更别说还有她祖父的悉心教养。连濯虽然是临川侯的儿子,但他前头还有世子。

临川侯的原配夫人去世之后,端敬大长公主对于女儿留下的一双儿女格外疼爱,对世子这个亲外孙看得更是比眼珠子还宝贝。至于连濯么,庶女嫁过去当填房生下的儿子,在大长公主心里,同她亲生女儿所生的儿子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。

姚岚不喜欢背后议论别人家中的女眷,因此只简要同月仙说了几句,然后便着重讲了一下自己在临川侯府做客时的见闻。

尤其是临川侯世子连济,他一张口便是大言不惭地自夸。明明同他没什么关系的事情,竟叫这位世子爷说成是他平日里教导弟弟的功劳,临川侯也毫不掩饰自己对长子的偏袒。听得姚岚目瞪口呆,反应过来之后只能尴尬地陪着笑。

而连濯表情如常,他连眉头都不曾皱过一下,甚至还能谦虚地顺着长兄的吹嘘进行恭维,显然是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面。

月仙是很不服气的,她不悦地嘟囔道:“父亲为何不觉得浣之兄惯会逢迎,反而说他识大体?”

“你呀!”姚岚当然听出女儿这是吃醋了在故意挤兑连濯,但还是认真地告诫她:“咱们家恰恰就是会逢迎的人太少,你在翰林院的同僚之所以容忍你的冷淡,那都是因为你姓姚。”

“因为你出身姚家,所以清高是风骨,疏离是美德。就连皇上几次三番容忍你,也都是为着这个缘故。”

“你可以一直学不会逢迎,但你要懂得周围谁在逢迎你,更要看清楚人家为了什么在逢迎。姚家不逢迎任何人,那是因为姚家有本事让皇上都不敢勉强。”

让皇上都不敢勉强么……

“那小姑姑的婚事又怎么……”她嘴快,口无遮拦地问了出来。

姚岚一愣,目光黯然,“你祖父当着先帝的面,是明确拒绝过的。满朝文武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敢直接拒绝皇上赐婚的人,能让先帝忍到这种程度,已经是很大的体面了。”

月仙执拗地盯着父亲的脸,他的眼睫毛不住地抖动,嘴唇亦是。但最终,他也只是轻轻地为自己掖好了被角,“你姑姑的婚事,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简单,先帝铁了心要和姚家结亲,只叫你姑姑嫁去旁支,也算是让步了。”

她还想再问,父亲却不愿多谈,只叮嘱回头记得要再亲自向连濯道谢,便起身离开了。

第二日正巧轮到了庶吉士们来史馆帮忙誊录的日子,还没等月仙去寻连濯,他倒是先主动过来跟自己打招呼了。

也不难猜他的来意,必然又是问问自己的伤要不要紧。

连濯问得仔细,用的什么药、多久换一次、何时能复原,全都要听姚栩完完整整地回答一遍。

月仙觉得自己脸上真是挂不住,原想着连濯毕竟比自己大四岁,于接人待物上更要周全些也很正常,可如今细想之下,他为人处世的妥帖却好似比自己大十四岁。

“说来也奇怪,贤弟似乎每次遇到我,都要出点什么状况。”连濯见姚栩凝眉思索,久不答话,率先自责地笑了。

这倒叫月仙有些无所适从,秋闱一次,马球一次,自己两次身处险境说到底都和连濯不相干。尤其是前几天的那场马球赛,要不是有连濯帮忙拽住了缰绳,她从马上摔下来,保不齐得断一条腿。

“哪里,哪里,小弟两次遇险,都是仰赖浣之兄才保得平安。有浣之兄在,是我之幸。”月仙诚恳地朝连濯拱手,又问道:“那日可是平郡王世子托连兄来请我相会?”

连濯点头,“世子倾心世子妃久矣,却不知为何,始终被世子妃横眉冷对。眼下郡王爷身子不爽,病痛缠身也勾起了心病,为了嫡子嫡孙的事情,又把这旧事重提了。”

怪哉,连濯既然同世子相熟,怎么会不知小姑姑为何不喜世子?

月仙有些迟疑,听连濯话里话外的意思,他竟像是不知道此事与段鸿声有关。

既然他不知情,若是自己贸然提起段鸿声,反倒不好了。

连濯顺着刚才的话头继续道:“平郡王府与我家也算是世交,祖辈曾经一同驻守边关,世子只比我大哥年长几岁,两人很是要好。”

提起这茬让他有点不好意思,毕竟薛敢从前只跟自己长兄连济交好,对自己始终不如对连济那般亲厚。还是直到今年自己考中了庶吉士,这位记忆中的“大哥哥”才开始频频邀请自己一道出游。

“世子为了讨好世子妃,也算是挖空了心思。听说世子妃最喜欢凌州的玉簪花,二话不说便从凌州购置了百余株,在王府里单辟出一块园子栽种,还从凌州请了专门莳花弄草的匠人悉心伺候着。可世子妃竟只去瞧了一回,就再也没进过那玉簪园!”

连濯说到此,愈发真心地为世子感到委屈,语气中也带了几分埋怨。

月仙碍于连濯不了解姚岑被赐婚的实情,本不想同他争论世子和小姑姑究竟谁对谁错。没想到连濯完完全全站在平郡王世子的角度,一面替薛敢抱屈,一面觉得姚岑不识好歹。

纵然感念连浣之两次相救的恩情,月仙也还是难免在心中燃起一团怒火来。连濯偏听平郡王世子一面之词,又当着自己的面指摘姚岑的不是,这叫她如何能忍?

她冷冷地回道:“浣之兄,你可知我姑姑同平郡王府这门亲事,缘何而来?”

连濯笑道:“先帝御笔赐婚,薛姚两姓联姻,大彰岂会有人不知?更何况我亦听世子讲起过,他早就对世子妃一见钟情。”

得,这还真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。

他不仅不知道先帝的赐婚是对当年姚家无辜折损两个孩子的补偿,而且也不知道这补偿中实际也暗含了另一层对姚家的算计:既然姚疏不愿孙女入宫,那便叫他女儿嫁去皇家的旁支。

他可别是被平郡王世子诓了来做说客的吧!

月仙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愤怒,“对这桩婚事,世子或许是称心如意了,但却没有人问过我姑姑,她愿不愿意。”

连濯正歪着头打量院子里缀满点点鹅黄的桂花枝,闻言转过头来怪异地问道:“平郡王世子祖上战功赫赫,又深得先帝和今上宠信。世子为人豪爽,骑射俱佳,英姿挺拔,鲜衣怒马。嫁与这样的郎君,怎会有人不愿?”

月仙正色道:“连兄,薛世子在你眼中是这世上顶顶好的儿郎,你却不能要求人人同你想法一样。我姑姑能遵旨嫁他,却无法勉强自己心悦于他。”

任他薛世子银鞍照白马,在我姑姑心中,也抵不过段鸿声折扇一耍。

“自古婚姻大事,都是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。世子妃不论心意如何,既然嫁过去,就该为世子操持家宅事务、开枝散叶才是。姚贤弟,难道你觉得不该如此?”

连濯察觉到姚栩语气不善,他端出一副兄长的架子,面色也严肃起来——姚栩为何会有这样离经叛道的想法?

即便他们姑侄情深,但夫为妻纲,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准则。姚栩出身学士府,又高中榜眼,自然是饱读诗书、通晓经义,他怎能为了偏袒世子妃而说出这样不成体统的话来?

月仙登时只觉得胸中怒气直冲天灵盖而去,“不论心意如何?浣之兄,我姑姑是个活生生的人,不是玉器书画,随便拿来赏了谁都可以的。她已经遵旨出嫁了,但她的心意、她的感情,这是连圣旨也勉强不得的。”

连濯被姚栩这番激烈的言辞惊得心中一震:操持家务、开枝散叶,这跟心意感情又有什么相关?

他记得母亲身边的陪嫁嬷嬷讲过,母亲嫁入侯府之前,原是订了一门亲事的。但无奈先头侯夫人,也就是县主娘娘的这场病来得突然,眼看着人就要不行了。而县主娘娘除了母亲之外,也再无适龄未嫁的妹妹,这才退了婚事,把母亲嫁来了临川侯府。

当时母亲红着脸瞪了嬷嬷一眼,嗔怪道:“嫁谁不一样,二姐姐放心不下世子,我这个做妹妹的合该帮姐姐照看着。”

难道不是这样吗?

他的母亲和父亲,如今不也是举案齐眉、相敬如宾?

看姚栩巴掌大的一张脸气得红扑扑的,他不觉好笑,“贤弟与其为世子妃出头,同某在此辩论,不如先想想自身。京城盛传皇上属意你做长公主驸马,到时若一道赐婚圣旨落在贤弟头上,愚兄倒想知道贤弟会如何应对。”

月仙气结,明知连濯的担心不无道理,她却依然不甘心落得下风,“在下无意攀龙附凤,长公主身份尊贵,而我官微人轻,不敢肖想。即便皇上执意赐婚,我亦会面圣言明我心,绝不耽误长公主殿下终身。”

还嘴硬。

连濯正要戳穿,却见姚栩微微眯起眼睛,神气活现地笑道:“连兄既然认为婚姻大事只需父母做主,小弟也很期待连兄以后同夫人恩爱白首。”

“自当如此。”连濯的回答没有半点迟疑。

作者有话要说:内容提要——薛敢姚岑

标题——连濯

连濯的设定就是儒家理念教育出来的最规矩的那种人,所以他【目前】的婚姻观念就很死板。后面是会有成长的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